您现在的位置是:

公益时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9-02-18 13:42

  他们实际上是政府任命实职的官员,做的是政府的项目,那当然要对政府负责。我们讨论公益行业的发展,有困难是常态,有争论也正常,不争论这个行业更完。对于这样的基金会来讲,如果要走公众募捐的路子,要管理、要处理各种琐碎事务,但筹到的可能就是碎钱,他们觉得麻烦得很。面对激进、保守和中庸,他坚定地选择了保持改革创新之心、勇往直前的“激进”。《公益时报》:有人质疑你的“公益市场化”观点,说“中国公益还没走顺呢,就让我们跑起来,而且还要百米速度冲刺,能跑得动吗?”徐永光在业界评价两极化——有人说他是中国公益圈的先驱和革命者,贡献巨大、成绩突出,无人能比;“你可以放开问。

  再说说公益与市场及商业的关系,传统公益在这里受到双重挑战。一个挑战是互联网让商业自然地融入了公益。可以说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是借由公益起步的,一开始它们都是免费的。这个问题20年前我就发现了,“哦,它们是用公益的手段做商业”。用公益做奠基铺路,使用到一定程度你离不开它了,那么商业的机会就来了。因为信息产品有“共享性”,这三个字与公益有着天然的亲近与联系,一旦抓住机会,它们的市场很快就能做大。所以李劲说了一句话:“商业在走公益的路,让公益无路可走。”淘宝有“公益宝”;蚂蚁金服有“蚂蚁森林”;京东回收旧玩具,把玩具清洗、消毒、整理后送给农村地区的孩子,十天送出四十万件……这些互联网企业稍微动动脑筋,把公益的好多事情就干了。这是不是可以叫“入侵”公益了?99公益日都成了一年一度的公益“运动会”了。当然,公益欢迎这种“入侵”,这既是双赢,也是压力。第二,社会创新的一个突出成果是社会企业。很多公益的事情可以用商业的模式来做。公益本身是有天花板的,因为烧钱,钱少社会问题多,烧不动,走不远。说到这里,公益的另一个挑战就出来了,就是用商业的手段做公益。用小额贷款解决贫困问题,是最好的案例。当免费的商业和收费的公益相继涌现,那么传统的公益该何去何从?那只有迎接这个挑战。

  《公益时报》:原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认为,当下中国公益慈善事业仍然处于相对边缘化的位置,唯有从边缘化进入主流,中国公益慈善才能发挥更大作用。如果说这是一条可行的路径,你认为如何才能拆除从“边缘”到“主流”的藩篱?

  但我们必须看到,虽然在我们公益慈善事业发展进程中,“国营慈善”拿走了最大的资源,但是本质上它们已经趋于边缘化,成为改革的对象;而当下逐渐主流化的是那些扎根于基层和社区有活力的民间草根NGO组织,虽然它们还没有能力集聚大量资源,但它们代表了中国慈善公益的方向和未来。对于“官办慈善机构”来说,它们多年来已经形成了一种路径依赖,让它们马上抛开这种依赖是很难的。可是如果不改革、不创新,等待他们的只有边缘化。自己边缘化也不要紧,因为政社不分,再把中国慈善引向“塔西佗陷阱”(跌入公众不信任的陷阱,而且爬不出来),那就是罪过了。有前车之鉴,还需要多说吗?

  ”这是徐永光的开场白。徐永光似乎不在意别人予他的是“谤”还是“誉”。现在有些企业一年捐一个亿,如果按照公众个人计数,相当于100万人每人捐100块钱。临别时,徐永光高扬起手臂向记者挥手再见,那笑容中透着股掩饰不住的自信和不羁,怎么看,都不像年近七十的老人。这种背景下的国字头基金会,通常理事长、秘书长都是政府任命、按照局级处级干部待遇来安排的。有人说他功利冒进、喜走捷径,特别是近年来大力推崇社会企业及“公益市场化”,更让他成为众矢之的,毁誉参半。

  当然对于网友们来说,今年的春晚更有看点,因为明星们全程都是真唱。凤凰传奇玲花和曾毅不用说了,两人职业唱歌的,而张艺兴唱跳功底同样不凡,让人惊讶的是迪丽热巴和周冬雨两个人,虽然是专职演员,但唱起歌来同样十分动听,让人感慨这些明星们确实都有真材实料,难怪能这么火。

  结束采访后,徐永光匆匆拿起外套和背包,赶赴下一个邀约。等电梯的空当,《公益时报》记者问,工作强度这么大,也已不再年轻,为什么总是满面春风、神采奕奕且毫无疲态。他一边笑着拨弄手机一边说:“烦恼靠自己化解啊,我做的是有意思的事。”

  《公益时报》:结合你多年来对中国企业的观察以及对企业社会责任的深耕,你如何理解企业社会责任?

  徐永光在公益圈名声响当当。1988年,他辞去团中央组织部长职务,创立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开创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公益品牌“希望工程”;2007年,他成为南都公益基金会的联合创办人,致力于推动公益慈善行业的发展与社会创新。

  徐永光:边缘化的问题,我觉得要从三个部门的关系来谈才能说得比较清楚。以作为第三部门的公益组织来讲,一边对政府,一边对商业。从公益需要民办民营角度看,它继续受政府挤压,即政社分开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在愈加倒退,口子卡得越来越紧。现在捐款的大头还是被那些具有政府背景的基金会和慈善会拿走80%~90%。这种情况下的慈善还能具有活力吗?同时,公益组织与商业的关系又是挑战。

  当然,公募基金会中有几家的表现还是比较亮丽的,比如启动改革比较早的扶贫基金会。再就是儿慈会、社会福利基金会以及社会救助基金会。后面提到的这三家比较有意思,因为它们都属于新创办的基金会,不具备过去老品牌项目的优势和“吃老本”的本钱。没有本钱,那只能是走新路。但你知道走新路、自创一个公益品牌有多难吗?所以它们都选择了和草根NGO合作,让草根NGO共享它们的公募权,如此一来资金都聚集到这里,它们收取一定的管理费。草根NGO有了自己的募捐渠道,这几家基金会也搭建起了不错的平台。扶贫基金会是主动改革,这三家是顺应潮流,可以说它们代表了公募基金会的未来。

  在此基础上必须明确一个认知——只要你做的公益真正有效,人们还是愿意关注并给你捐款的。但事实是我们在这方面非常差,只是空谈情怀,公益资源调度和使用的有效性非常差。你会发现,不少公益机构不是从需求出发,一厢情愿地使用公益资源,经常做“情怀最伟大,过程很享受,结果不重要”的事情。我们的公益圈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因此也导致了整个公众的动员还是很弱的。所以我对官办的慈善机构和草根公益组织都骂,我有一篇文章叫做《危若垒卵的慈善体制将终结于互联网》,文中我先骂“国营慈善再不改革误国误民”,然后说一些混情怀的草根NGO“与其苟延残喘,不如早日关张”。

  可是这类基金会就会觉得“干嘛要受这个累啊?”这种思维搞反了——恰恰是有100万公众每人捐一百块钱,这家公益机构才有前途和未来。他反问记者:“假如徐永光扮演一个中庸的人,四平八稳,我在公益行业还能有什么价值?”徐永光:要想改革首先就得打破路径依赖,因为它已经形成了具有政府背景的慈善机构、企业与政府的利益“铁三角”。而企业就愿意给这些有政府背景的基金会捐款,由此借机搞好政商关系。

  徐永光:其实现在我始终试着在解开一些结,我也不断地在回答一些问题。最根本的结在哪里?我现在还很难说得清楚。但现在的一个结就是当下的公益还不是真正的民间公益,还是在计划经济和国营慈善资源控制下的公益,政社没有分开,这是我觉得最根本的障碍。其实政府根本不用担心公益机构的管理,他们不好好干,有法律、有监督机制,甚至公众用脚投票都可以把他们“灭”掉。其实我早就讲了,好的公益生态有八条:法律规范、政府监管、组织善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公众选择、平等竞争、优胜劣汰。如果再加一条,那就是“政社合作”——政府和民间公益机构合作。只有政社分开,监管才能实施到位。政府如果越了位,监管就会缺位。这个问题一天不解决,中国公益就得不到真正的发展。

  徐永光:你跑不动就被淘汰,不能窝在那里拖累这个行业。我们有两次人力资源的大调查,结果是三分之一还要多的公益组织没有给员工买保险,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一的公益机构自己在违法。你说公益是解决社会问题的,但目前看来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公益机构在制造社会问题;你说在帮助弱势群体,其实你在制造弱势群体。政府进不去、商业玩不转的,都来做公益?“我们收入很低的哦,你愿意吗?愿意就来来来。”如果每一家公益机构都是低薪酬、低待遇,那吸引的是什么人?那不是做公益,是收容所。这样是否会将外面找不到饭吃的人吸引到你的机构来混日子?所以我说,公益不好做,但是好混。那我就说这个行业淘汰掉三分之一才有希望。结果深圳慈善会的典春丽就说:“徐老师,起码淘汰掉一半吧。”

  徐永光:关于企业社会责任我有4个版本的阐释。1.0是履行了法律强制责任的企业,比如说产品合格、依法纳税、不污染环境,保障员工权益的;在履行了法律强制责任基础上,又自愿捐款支持公益事业、自愿担当社会责任的,属于2.0;在前述基础上,还可以对自身企业的上下游产业链担当责任就属于3.0。比如阿拉善SEE建立的“房地产绿色联盟”,要求提供的水泥、建材等上游企业产品,必须符合环保,下游对消费者提供的产品也是好的;最高一级4.0就是能够发现社会问题,并且以解决问题为使命的企业,比如小额贷款企业、比如残疾人企业、安全食品生产企业等。纵观当下,我们大量的企业连1.0都达不到,可能也就是0.1、0.2。这些“低版本”的企业就会出现污染环境、偷税漏税、祸害员工等若干社会问题。(下转10版)

  或许可以说,这是徐永光爱公益的方式,这种爱还体现在他近乎“童言无忌”的批判。对当下有些公益人表现出的自我喝彩和自我陶醉,徐永光直言这些都是“虚幻的美丽”。

最新推荐

  • 杨蓉爆不是不红而是不敢

    但是朱一龙去年凭借镇魂之后就彻底红了,今年还参演了知否,但是有一句话是那样说的人红是非就多了,有了名气自然有人找你,当然也有很多人骂你,在背后嚼舌根,替你说话的粉

  • 左边娜扎右边热巴 王栎鑫

    刘志峰对这样的案例并不陌生。早在自己北美留学期间,他就已经目睹过不少民间校友会对高校的校外治理。 刚发完博文,王栎鑫也不忘向好友苏醒炫耀,自己要上热搜了,明天见。对

  • 吉林快三-朱一龙脚踩aj1

    今年拥有着超高人气的演员朱一龙居老师从一开始传出会登上春晚表演的消息时就令人备受关注,在春晚播出之后,人们非常激动地在看居老师表演,并且秀球技的同时,也被他所穿的

站长推荐

  • 江苏快三彩乐乐-盘点朱一

    朱一龙,国内著名男演员,2006年北电毕业,从2009年出演电影《再生缘》后踏入了娱乐圈。在娱乐圈摸爬滚打9年,没想到今年一部网剧《镇魂》让他大红大紫。截止今日,他演过18部电

  • 为啥换下冯6?李毅:里皮

    北京时间1月25日,亚洲杯8强战中,国足上半场因为两次失误导致0-2的落后,尤其是第一个丢球,冯潇霆的业余解围直接断送了国足的大好局面。 丢球后的冯潇霆貌似也拉伤了来自己的

  • 冯潇霆亚洲杯严重失误被

    前国脚李毅在个人微博发文鼓励冯潇霆,他表示,自己非常了解冯潇霆的心情和感受,并希望他能坦然面对发生的一切。在中国男足与伊朗队的1/4决赛中,冯潇霆处理球时出现严重失误